詩篇, Sam Huang

詩篇120-121

By Sam Huang

背景:

從詩篇的篇章中不一定清楚描繪完整的歷史背景,僅可知道輪廓。因此當我們閱讀詩篇時,背景的問題就是探討這篇詩篇的文學類型。這兩篇都是上行之詩,是以色列人在一年三次規定的節期中(無酵節/五旬節/住棚節),往耶路撒冷的上行之路所唱的詩。從121篇的第一節可以很明顯地感受。

詩篇121:1 我要向山舉目…

神學: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他就應允我。

詩篇120:1 

觀察—神是回應禱告的,並看顧在患難中的人。

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詩篇121:2

觀察—真正的幫助來自於神,祂有能力造天地,就有資格與能力被人信靠。

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

詩篇121:4 

觀察—神的保護是無時無刻的,人不用擔心要在正確的時間尋求神,因為祂沒有一刻不在。

保護你的是耶和華; 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 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 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詩篇121:5-8

觀察—神是我們無時無刻的保護者。不止在這條尋求神的道路上,甚至在人跌倒軟弱時,祂的看顧都在。這份看顧不是保守我們在世的日子裡都不會有災禍,而是給人們信心在永生中經歷神永遠的看顧。

指出耶穌:(三個觀察方向主題/角色/儀式)

120:1 在急難中的求告,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也向父神求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天父在人的眼光中,似乎沒有應允耶穌的求告,但耶穌後來的禱告,被神應允了:「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天父的意思,必須由耶穌來代替世人承受罪的刑罰,這同時也是耶穌的禱告。神應允了這個禱告,讓十字架成為世人得救的記號。(儀式的觀察)

120:6-7 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

耶穌從天上的寶座來到世間與人同住,耶穌是聖潔無罪的,而世人是存有罪惡天性的。這兩者本無法相容,但耶穌依然為你我而來。好幾次,祂的話語讓當時的人嘖嘖稱奇,也有好幾次,祂說完了話,就有人要拿石頭打他。(約翰福音8:59)(角色的觀察)

應用:

我要多花時間禱告(參與教會週三禱告會),因為神回應禱告,也無時無刻讓我們有倚靠。如今聖靈與我們同在,在各樣的事上,提醒我們耶穌所做過的事,我們更應警醒禱告,仰望造天地的主。不被這世上看似有權有能的事物所引誘,而是渴望永遠被保護的永生。

廣告
詩篇, Sam Huang

Psalm 102

By: Sam Huang

背景:

文學類型。困苦人向神透露苦情的禱告。

神學:

「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 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

詩篇 102:1 

神會垂聽禱告。

「惟你-耶和華必存到永遠; 你可記念的 名 也存到萬代。」

詩篇 102:12 

神是永恆的。

「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 世上諸王都敬畏你的榮耀。 因為耶和華建造了 錫安 , 在他榮耀裏顯現。 他垂聽窮人的禱告, 並不藐視他們的祈求。」

詩篇 102:15-17 

神聽困苦人的禱告,不因他們的身分而有所差別。在祂有榮耀。

「因為,他從至高的聖所垂看; 耶和華從天向地觀察, 要垂聽被囚之人的歎息, 要釋放將要死的人,

我說:我的神啊, 不要使我中年去世。 你的年數世世無窮! 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 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惟有你永不改變; 你的年數沒有窮盡。」

詩篇 102:19-20, 24-25, 27

神會查看人,辨別公義。神掌握人的生命,祂也是生命的源頭。

指出耶穌:

「這都因你的惱恨和忿怒; 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

詩篇 102:10 

神對罪的的忿怒必須透過死才能解決。而上帝終極的忿怒就在祂自己的兒子身上。祂本是君王,但因愛的緣故,承受了世人的罪,以及上帝對罪的作為。

「你僕人的子孫要長存; 他們的後裔要堅立在你面前。」

詩篇 102:28

耶穌是大衛的後裔,祂是唯一能夠長存的子孫,因為祂已復活,將來要再來。

應用:

我要重視自己的禱告,分別為聖一段時間,默想上帝的話,哄小孩睡覺的15分鐘很適合來默想。

禱告:主啊,求你使我敬畏你,因為你掌管生命,你鑒察人心。我的罪無法向你隱瞞。願你使我重新得力,因你的公義與慈愛並存,但我因耶穌而得恩典,被贖回。我感恩,願全心跟隨你。

詩篇

詩篇 39 

你是否曾經極度的困惑對於發生在你生命中的事看起來都跟你的希望與計畫相反呢?你甚至可能是一個對主以及祂的話語很委身的基督徒,但因為自己失敗跌倒的經歷讓你非常困惑,這裡有來自詩篇的智慧,與你分享。這是一篇『悲歌』,一種智慧文學類型來呼籲傷心與困惑的信徒去仔細思索有什麼將會發生。詩篇,從傷心欲絕者的內心湧流出來,對於任何人讀起來都應該像是一個正面的建議,如果他們想要有豐盛的生活。

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言行,免得我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我要用嚼環勒住我的口。 我默然無聲,連好話也不出口;我的愁苦就發動了。(v1-2)

讓我們暫停一下,用禱告的心靜默。雖然你活在一個忙碌的世界,停歇一下,與神一同坐席並跟這位公義的實神一同分析你生命中的作為。

在詩人個人的景況中,他/她對於控制他們的言語有困難,導致給他們的『敵人』填補火藥來製造攻擊。所以詩人已經使用了方式使自己更加靜默,更默然無聲,更加順服。『我受苦難的理由為何?我說了什麼導致這一切發生在我頭上嗎?我失控後的代價是多少?我需要什麼事物來堅定相信神?神的話語給了我什麼樣的引導讓我更加明瞭這一切的緣由?福音的原則如何應用在我這一區塊的生命中?我還有什麼尚未降服的?

有更多問題可以提問,但如果他們沒有辦法安靜自己夠久的時間,是沒有辦法觀察省思這一切。這是一首悲歌,一段因為一些挫折而在主面前悲傷的時刻,但在智慧中,詩人意會到時間是短暫的,他/她希望能夠在世的時候更有益處以及更加喜樂。

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火就燒起,我便用舌頭說話。(v3)

詩人的靜默時間證明了一切更加實用以及有效力。他/她發覺事物過去並不明顯,這事導致他們的火燒起,用火來發覺事物。作者的悲歌轉為憤怒涵蓋了自己愚蠢的行為也導致最近的受挫與失敗。現在,詩人將會更容易轉向神並祈求恩典去克服缺失,生命會恢復它喜樂的本質。

耶和華啊,求你叫我曉得我身之終!我的壽數幾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長! 

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數,在你面前如同無有。各人最穩妥的時候,真是全然虛幻。(細拉) 世人行動實係幻影。他們忙亂,真是枉然;積蓄財寶,不知將來有誰收取。(v4-6

詩人所明瞭的最關鍵的因素是他/她缺少智慧去衡量自己的壽數。作者有智慧地提醒他/她自己生命的短暫以及為主贖回時間的必要性。最終,神會是衡量人心的那一位,因此尋求神給予引導是在人生中最適當的以祂為大的作為。任何劣於這樣的目標的事物都是虛空,無法存留。失敗的刺終究無法被移除,但有了神,我們的失敗可以轉化成正面的事物。追求錢與財富是完全不值得的,儘管這個世界把找到財富與金錢的人冠上擁有智慧與知識的一群。不要跟隨他們,因為他們的生命會以悲哀與虛空終結。

主啊,如今我等什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求你救我脫離一切的過犯,不要使我受愚頑人的羞辱。v7-8

最終的信仰是完全仰賴神,而不是部分的倚靠。一個明智的人沒有辦法假設自己能了解所需的一切事物關於對他自己或是對這個世界去做正確的裁決,只有一位能這樣做。對神適當的回應是完全的謙卑與忠誠。這樣的盼望及確信就是讓我們能能稱義及被上帝接受的信心。儘管我們很愚蠢地讀過我們的每一天,但我們的信心在這位神當中,他是給予耶穌基督的哪一位,他是來拯救愚人的,注入完全的公義在我們的靈魂中。我們唯有在基督裡面才能找到意義,讓我們在十字架前找到自己的避難所,這樣會讓我們更靠近那位為我們死,同時也愛我們的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