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約伯記31

羅盤浸信教會0416讀經進度:約伯記31-32

讀經觀察:31章

Sam Huang

「我與眼睛立約, 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 從至上的神所得之分, 從至高全能者所得之業是甚麼呢? 豈不是禍患臨到不義的, 災害臨到作孽的呢? 神豈不是察看我的道路, 數點我的腳步呢?」—約伯記‬ ‭31:1-4‬ ‭

31章是約伯最後一次的回應,無論是對他的朋友,甚或對神,他的話語已經告終。他已經陳明了自己所有的苦情,一切的疑惑,以及對人的失望。我們從約伯記一路走來,便知道約伯自遭難後,念茲在茲的就是找到一位神、人之間的中保,讓他能夠將自己的公義獻上給神,因為在他與其三友辯論的這段期間,上帝沒有直接回應約伯,在約伯的感受上,他等於看不見上帝,觸摸不到、感受不著,這樣的離棄,是約伯真正痛苦之處,他切切期盼自己將衰殘的生命吿終,能親眼看見神,與祂重新相連。

約伯在30章時陳明了自己處境淒慘的「我」,而29章則是秉公行義的「我」,進到31章再度將自己內心純正的「我」挖掘出來,從29到31章,看似三明治的架構,也有如一個人從公義出生,遭遇試煉、將入死地,但依然持守自己在神面前的純正,被神提升的高—低—高曲線表達。

神鑒察人心,每一步、每一個選擇都得攤開在祂面前,不是我自己可以選擇隱藏,而是上帝主權地知道我每一個意念與行動。約伯相信上帝始終公義,他也期待看見神獎善罰惡,他相信保持純正是目前自己生命唯一的價值,也是他選擇敬畏神的最佳方式。

「我若與虛謊同行, 腳若追隨詭詐; ( 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 使神可以知道我的純正;) 我的腳步若偏離正路, 我的心若隨着我的眼目, 若有玷污粘在我手上; 就願我所種的有別人吃, 我田所產的被拔出來。」—‭‭約伯記‬ ‭31:5-8‬ ‭

以下的結構差異性不大,以世人的觀點有點像在發誓,我若怎樣,就怎樣,要讓人相信自己,約伯在最後的階段,他不只對人說,更對神說。求神按著約伯的所為所是,施行公義的判語。所有的「我若」都是約伯沒有做的,約伯沒有與虛謊同行,沒有追隨詭詐,沒有偏離正路。

這邊值得思考的是,約伯所種的似乎真的有別人吃了,他的田產好像真的被拔出來了。這裡約伯判斷的邏輯是因果論,做了什麼,就得什麼。但約伯一直以來的患難,不是因果論可以解釋的,上帝主權地使用約伯成為一個無辜受苦的人,為要帶出祂自己的兒子未來要做的事,藉著自己無罪的死去,救贖一切有罪的世人。神跨越時空的計劃,可見祂的權能的確超乎我們的意念。

「我若受迷惑,向婦人 起淫念 , 在鄰舍的門外蹲伏, 就願我的妻子給別人推磨, 別人也與她同室。 因為這是大罪, 是審判官 當罰的 罪孽。 這本是火焚燒,直到毀滅, 必拔除我所有的家產。」—‭‭約伯記‬ ‭31:9-12‬

約伯在此陳明自己在性方面的純正,也表明自己沒有受到迷惑,心依然以神為大。

「我的僕婢與我爭辯的時候, 我若藐視不聽他們的情節; 神興起,我怎樣行呢? 他察問,我怎樣回答呢?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嗎? 將他與我摶在腹中的豈不是一位嗎?」—約伯記‬ ‭31:13-15‬

雖然在約伯的時代,主僕之間的地位是相差甚遠,但約伯並沒有以時代的風俗來決定自己對待僕人的態度,他謙卑自己的地位,與僕人對話,服事僕人,因為主人和僕人都是由神所造,在神眼中沒有貴賤之分。

「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太福音‬ ‭20:28‬ ‭

耶穌也是如此,貴為天國王子,卻取了奴僕的形象,甘心為人捨命。

「我若不容貧寒人得其所願, 或叫寡婦眼中失望, 或獨自吃我一點食物, 孤兒沒有與我同吃; ( 從幼年時孤兒與我同長,好像父子一樣; 我從出母腹就扶助 寡婦。) 我若見人因無衣死亡, 或見窮乏人身無遮蓋; 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 為我祝福; 我若在城門口見有幫助我的, 舉手攻擊孤兒; 情願我的肩頭從缺盆骨脫落, 我的膀臂從羊矢骨折斷。 因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 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約伯記‬ ‭31:16-23‬

約伯在此陳明自己的憐憫,看顧孤兒、寡婦,顧念貧窮的,他親自成為孤兒的父親,成為貧寒人的依靠,約伯不是為了怕遇到災禍才這麼做,這乃與他敬畏神的性情有關。

「我若以黃金為指望, 對精金說: 你是 我的倚靠; 我若因財物豐裕, 因我手多得資財而歡喜; 我若見太陽發光, 明月行在空中, 心就暗暗被引誘, 口便親手; 這也是審判官 當罰的 罪孽, 又是我背棄在上的神。」—約伯記‬ ‭31:24-28‬ ‭

約伯沒有離棄神,他不依靠金錢,即便他過去是相當富足的大戶人家,他依然不以錢財為保障。他也不因四境的偶像崇拜影響,他敬畏的是創造大自然、宇宙萬象的那位獨一真神。

「我若見恨我的遭報就歡喜, 見他遭災便高興; ( 我沒有容口犯罪, 咒詛他的生命;) 若我帳棚的人未嘗說, 誰不以主人的食物吃飽呢? ( 從來我沒有容客旅在街上住宿, 卻開門迎接行路的人;) 我若像 亞當 遮掩我的過犯, 將罪孽藏在懷中; 因懼怕大眾, 又因宗族藐視我使我驚恐, 以致閉口無言,杜門不出; 惟願有一位肯聽我! (看哪,在這裏有我所劃的押, 願全能者回答我!) 願那敵我者所寫的狀詞 在我這裏 ! 我必帶在肩上,又綁在頭上為冠冕。 我必向他述說我腳步的數目, 必如君王進到他面前。」—‭‭約伯記‬ ‭31:29-37‬ ‭

約伯從來沒有想要遮掩自己的過犯,當他三個朋友不斷刻意顯明他沒有犯的罪時,他有志難伸,只好嚐盡被誤會的苦,期盼「有一位」肯聽的,將自己一生所行的,陳明在上帝的面前,他依然持守對神的信心,或許也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我們可以讀出約伯的迫切,在他身上的災禍如此真實,他與我們一樣,想要速速脫離現況。

約伯即便不是完全無罪,但他從沒有想過遮掩。他不像人類的祖宗亞當一樣,犯罪的當下選擇以無花果葉來遮蔽自己。我們如今也受罪的影響,明知自己不潔,卻跟世界學會偽裝,甚至以敬虔的外貌。我們騙得了自己與旁人,卻騙不了神,到了審判的日子,我們所有的惡都要呈交到祂面前。

這樣一來,人如何得救呢?

與神相連。

約伯也帶著一絲疑惑,懷疑自己是否因為真的做了什麼觸怒了神,可以答覆他的只有神,他必須與神相連,才得以看清所有。我們也是,如果沒有人為我們和上帝求情,這有罪的身體與生命必然無法逃脫上帝公義的審判。

感謝神,有人不只為我們求情,更為我們犧牲。耶穌十字架上的苦,對比約伯的苦。祂被門徒、甚至被神離棄,對比約伯被朋友誤會,也感受不到上帝同在。

約伯是義人,但他的義無法救贖我們。耶穌除了是義人之外,祂更是「道」,而道成了肉身,是道路、真理與生命,若不藉著祂,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沒有人能靠著自己的義,進去天國。

感謝耶穌的恩典,給了我們白白得來的身分。
約伯的敬畏與耶穌的順服都是我們的榜樣,但唯有當我們接受了神的愛,我們才有跟隨的力量。

願祂的話語,成為我們今日的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歡迎分享
#讀經禱告開始每一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